pp再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再生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原料不足生物质能源发育不良

发布时间:2019-09-30 05:56:28 阅读: 来源:pp再生料厂家

原料不足 生物质能源发育不良

细数近年清洁能源的出场次序,当是风电一马当先,光伏紧随之后,如今,新型煤化工的热度渐升,生物质能源则是“粉墨登场”。

细数近年清洁能源的出场次序,当是风电一马当先,光伏紧随之后,如今,新型煤化工的热度渐升,生物质能源则是“粉墨登场”。根据国家能源局规划,我国生物质发电到2015年将达到1300万千瓦,较2010年增长160%。这突如其来的恩宠,让大规模发电前景不容乐观的生物质发电多少有点意料之外。

相对于生物质发电的“备受荣宠”,与其同根而生的生物燃料则“命途多舛”。在中国已根生多年的燃料乙醇,和此前热闹一时的生物柴油并称为生物燃料。生物柴油在生物质能源里边并不是被政策特别支持,而燃料乙醇虽经中粮生化[6.940.58%股吧研报]多年努力,但在非粮燃料乙醇领域依旧存有瓶颈。

生物质发电和生物燃料同根不同命,无论是国家能源局鼎力支持的生物质发电,还是不受宠爱的生物燃料,如果大规模发展,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掣肘:原料不足。

生物质发电“超车”

虽然也是新能源的一个分支,但是生物质能源占比相对较小,也是新能源的“短板”,仅从其发电装机容量就可窥其一斑。相关数据显示,风电2010年全年风力发电新增装机达1600万千瓦,累计装机容量达到4182.7万千瓦。中国太阳能发电累计装机容量达860兆瓦,其中大型并网光伏电站约360兆瓦。而2010年底全国生物质发电装机仅约550万千瓦。如果到2015年生物质发电达到1300万千瓦,相比2010年的装机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8.77%。

不比风电,也难敌光伏,生物质发电为何如此受宠?或许,是缘于其天生体弱。“‘十一五’末新能源的目标,太阳能是超标完成,风能也是超标完成,唯独生物质能源是不达标的。风能跑得快,是因为很大程度上不需要政府补贴,企业也能实现盈利,企业就愿意去投。而太阳能,企业则是看好其成本降低的前景。”新奥生物质能源研发中心总经理刘敏胜告诉《英才》记者。

弱小需扶植,也需其有独到之处。而支持生物质能源的最大好处莫过于将农村能源纳入能源系统。据了解,中国农村每年生活用能折合标准煤5.5亿吨。如果优质清洁能源占农村能源的比重能够提高到40%,新能源的能源占比将提高到25%。其好处显而易见。

然而,生物质发电却是一个依赖政府补贴,缺乏清晰盈利模式的产业。2010年7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农林生物质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明确生物质发电统一执行标杆上网电价为0.75元/千瓦时,而政府对企业的补贴则是0.3元/千瓦时。

在刘敏胜看来,生物质发电产业的前景不容乐观,“生物质发电技术是通过引进国外进行改造的,已经很成熟了,改进余地不高。”

即便在如此高的补贴下,生物质能龙头凯迪电力,其2010年的相关营收也只有9000余万,不到其总营收的3%。由此可见,生物质能源标的数量少,市场规模小是中国生物质能源的现状。而生物质能源的需求则是单位投资高,且要求生物质集中、数量足够丰富、具备一定的规模。

除此之外,生物质能源尚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实际上,这不仅仅是生物质能源,也是新能源的整体困境。正如刘敏胜所言,在没有明晰的盈利模式和可持续的非依赖政府补贴的盈利能力之前,也就很难形成真正的产业。

不过,如果局部地区生物质原料比较丰富且集中,又没有其他的用途,可以大力发展生物质发电。“在生物质原料丰富的区域,即便不需要国家补贴,企业也是能够实现盈利的。但如果只有在补贴下才能实现盈亏平衡,就不适宜做。”刘敏胜告诉《英才》记者。实际上,生物质发电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原料的分散,收集及运输成本是生物质发电成本居高不下的一大主因。

生物燃料掣肘多

10月4日,美国海军MQ-8B消防直升机使用生物燃料和喷气燃料的混合物完成飞行,对生物燃料企业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振奋的消息。不过,中国的生物燃料企业就远没有大洋西岸的那般幸运。

作为生物燃料之一的燃料乙醇,其从粮食种植到变成乙醇的这一整套过程,需要耗费的能源甚至大于其本身的产出,还冠冕堂皇的冠之以新能源,实则难堵悠悠之口。

目前,国际上比较成熟、且技术难度较小的燃料乙醇工艺是以粮食为原料的。巴西是以甘蔗为原料,美国是以玉米为原料,而这些都属粮食。与这些地区不同,中国缺乏以大量粮食做燃料乙醇的资源禀赋。“政府说的很清楚,如果做粮食乙醇,不允许。”刘敏胜告诉记者,“而非粮食的燃料乙醇,虽然一直在研发,而且一些企业在全球做的也不错,但是现在的技术瓶颈依旧很严重。”他介绍,纤维素(秸秆)做乙醇,工艺虽然已经通了,但是成本一直下不来。

与燃料乙醇已经研发了几十年的时间相比,生物柴油只能算是刚刚兴起。不过,生物柴油,在生物质能源里边并不是被政策特别支持的。全国生物质柴油行业协作组副秘书长孙善林认为,很大原因是缘于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顾虑到生物柴油的原料解决方案缺乏比较稳妥的解决方法。

孙善林介绍,传统生物柴油的提法是以油脂为原料,例如,美国大豆产量丰富且油量非常大。而欧洲比较富裕的则是菜籽。而“中国缺乏这样的自然资源禀赋,食用油是比较缺乏的,并且能源是需要规模化供应才能成为能源,所以以油脂作为原料在我们国家发展生物柴油,国家就比较谨慎。”孙善林告诉记者。

目前,现有的生物柴油大多是以废弃油脂,比如地沟油,为主要的原料来源,其次是林油,尚处于种植发展阶段。种植达到规模后方可以其油脂去生产生物柴油。目前,无论是废弃油脂为原料还是林油为燃料的生物柴油均未形成规模。

虽然刘敏胜表示目前尚未有生物质能源企业实现盈利,但是孙善林认为,只要完善废弃油脂管理政策,以废弃油脂为原料生产生物柴油实现盈利的问题不大。“将废弃油脂的成本控制在5000元/吨,这个行业就可以生存下去。现在的问题是废弃油脂的价格参照的是食用油,如果严打地沟油上餐桌,控制住原料成本,就没有问题。”

除废弃油脂和林油外,尚处在实验室,以新奥和中石化为代表的以海藻为原料,生产生物柴油,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无论是废弃油脂,还是林油,都来源于高等植物。而微藻这种原料属于低等植物。“高等植物的生物能源,光转化油脂的转化效率最高仅1%,而微藻是简单的单细胞植物,光转化油脂的转化效率能够达到12%,从长远来看,这是个优势。”刘敏胜介绍,“并且,微藻的含油率极高,因为其是整体转化,而一般的高等植物都比不了。同样一亩地,种植大豆和微藻,产油率的差距是50-100倍。”

不过对生物柴油而言,即便解决了原料之困,其销售网络的建立也是一大棘手的难题。孙善林介绍,目前,产品的销售网络如何建立,生物柴油与汽油以怎样的比例混合,都尚未确定。“产业链实际上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孙善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