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再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再生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里云OS寄养式生存不适合自主做硬件

发布时间:2020-02-10 23:35:22 阅读: 来源:pp再生料厂家

在决定做手机操作系统后,阿里云总裁王坚曾找马云有过一次交谈,马云说,“是个孩子就要生下来,孩子生下来可能很难看,但漂亮是靠养起来的。”

王坚心里清楚,马云所讲的“孩子”,指的是阿里云正在积极推广的阿里云OS。

与目前其它众多互联网公司所部署的手机OS不同,阿里云OS是基于Linux开发,与Android平行,比ROM更底层的手机操作系统。而之所以称为“孩子”,是因为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承载着阿里巴巴在手机上的平台梦。

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陆兆禧也十分关注阿里云手机的成长,他曾在澳洲用阿里云手机给王坚打电话交流使用感受,并将一张手机拍摄的支付宝美女总裁照片传给王坚,以示效果。

如今,阿里云OS自开发起已历经两年。是时,阿里云OS部门还隶属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阿里云公司,而如今,阿里云OS将脱胎阿里云公司,成为与阿里云服务部门并列的两个BU(事业线)。

做独立系统的必要性?

在决定研发阿里云OS时,阿里云内部也经历了较大的争论。“那是个天天要吵架的过程”,王坚称,“但几个模式探讨下来,只要阿里巴巴在手机上的平台路线没有改变,那再做一个独立手机操作系统的决心也不会变,不管会面临多少困难。”

为了推行阿里巴巴在移动领域的平台战略,王坚还曾把他与中国联通(微博)董事长常小兵的交谈摆出来。常小兵曾对王坚称,“在我看来,你们(阿里巴巴)这么大的公司,不要只想做killer app,如果你们能把第三方的应用放进你们的平台,那这个平台就是你们的killer app”。

在阿里云内部,当时的抉择包括,是否一定要做一个有别于iOS、Android、Windows Phone的手机操作系统,它的必要性在哪?

当时一部分人士看来,如果阿里巴巴基于Android做一个ROM,把阿里系的应用和商店植入进去,或者针对Android开发一个阿里巴巴的“中间件”,也一样可以达到占领移动互联网入口的作用。

而如果一旦决议在Android的上一层,通过修改代码,改掉Android过于开放的部分,做成一个独立的操作系统,那么在推广上、生态的建立上都会遇到较大的挑战。

但这些内部存在的不同观点,被王坚认为是“在路线上就已开始的不正确”。首先一条就是,阿里巴巴不能在手机上做ROM。

王坚认为,一些互联网巨头靠ROM切入移动领域,但ROM的作用只能达到UI等用户体验的改善,俗称“换皮肤”,而不能对用户数据起到控制作用。

在智能手机时代,用户每天通过手机上传下载的数据是功能机的几何倍数,这使得任何一家互联网用户公司都不会放弃在手机端对用户数据的挖掘和积累。而在未来的“云管端”时代,手机操作系统将作为其中无可替代的“管道”作用而存在。

但Android的GMS(Android系统内置的谷歌移动服务系统,包括搜索、邮件、地图、谷歌应用商店等基础服务)并不开放,这就导致基于Android的二次开发,在数据层上的意义不大。而这也是王坚决心从Android的上一层开始,打造阿里独立的“GMS”服务的原因。

再有,就是Android系统的安全和支付问题在国内尤为诟病。这使得电商基因的阿里巴巴不得不去考虑操作系统的独立性问题。

另外要提到的是,王坚的竞争哲学告诉他,“中间件”做大到一定程度后,会受到它所依附的系统平台方的威胁和挑战,平台方是不会眼见一个第三方的“中间件”力量无穷大而坐视不管的。

基于上述两点,王坚在得到马云的认可后,决心生下这个“孩子”。但起初,阿里云OS的产品开发差强人意。

“阿里云OS的开发策略曾出现过摇摆”,王坚称,最早版本的阿里云OS是不兼容Android应用的,开发者只能在阿里云OS的体系内开发,“但当把这个版本的系统拿给荣秀丽(天宇朗通CEO)时,荣秀丽觉得这么搞不行,一定要与市场兼容。”

这种思维给了王坚一些启发:“我们开始是想像苹果那样,通过一个独立的生态平台,来避免Android因过于开放所造成的安全、低质量应用所带来的问题;但过于的‘控制’,会使得阿里的生态环境形成太慢,应用开发者的积极性也不会高。”

与天语关系几何?

解决了阿里云OS,就必然会面临与手机终端厂商的合作,以及阿里云OS的推广问题,也就是马云所说的“漂亮是靠养起来”中,怎么去“养”的问题。

但在这个问题上,阿里云内部仍然也出现了分歧。

这个分歧包括,是自己做手机,还是与手机厂商合作?是借助淘宝的应用、用户资源优势,还是把一个“富二代”从优质的家庭环境中放出来,交由一个普通家庭寄养?

“我不否认,阿里云当时的确考虑过自己做手机”,王坚透露,当时阿里云做手机已经谈到与郭台铭的富士康签订合作,与中国电信(微博)就话费进行手机分成这么细致的程度。但最后还是夭折了。阿里方面暂停了谈判。

王坚称,自己做手机最大的好处是便于控制和软硬整合,“但后来讨论认为,阿里这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基因,不太适合干手机厂商这么专业的事儿,今天看到小米手机出现的一些问题,当时阿里方面都曾预料过。”

2010年下半年,王坚开始为阿里云OS寻找硬件合作者。王坚的策略是“广为合作”。因为只有广为合作,才符合阿里在手机端的平台战略,如果只与其中一家绑定,那不可能达到真正的平台目的。

但尴尬的是,几轮洽谈下来,有意愿的合作者只有天宇朗通等少数几家。大多手机厂商并不能完全理解阿里巴巴的独立手机操作系统的理念,而天宇朗通是最早接受的几家之一。

为了做好第一款搭载阿里云OS的手机,王坚曾派阿里云OS旗下相关项目部门驻扎在天语办公。目前,阿里云与天宇朗通合作的两款天语手机——“小黄蜂”和“大黄蜂”,其联通采购总量已超过100万台,电信采购总量超过50万台。

王坚认为,小黄蜂的客户以前主要是2G用户,使用小黄蜂对用户来说,是一个从功能机转向智能机的很好契机;而大黄蜂的性价比很重要,这使得阿里在手机操作系统上能够看到的需求和条件更加清晰。

就在今年,阿里云也开始了与海尔的合作,而与天宇朗通的新手机合作项目仍在进行。

王坚表示,今后会有400-500元搭载阿里云OS的手机,也会有3000-4000元搭载阿里云OS的手机,更多不同定位的手机出现,对操作系统来说,也扩展了它所针对不同用户所汲取数据的丰富度。

软件与硬件的整合越紧密,手机产品才能越好,单品规模才能够上去。为了与手机厂商达成更紧密的合作,阿里云也与天宇朗通等合作公司讨论过投资的可能性,通过少量的股权投资,来保证阿里云手机的生产流程与质量问题。

尽管阿里云与天宇朗通的投资并未达成,但王坚称,阿里云与合作手机厂商在投资方面的洽谈选项不会消失。

王坚表示,未来,阿里云会每月推一到两款合作手机。

阿里云OS目前主要采用与手机厂商合作来达成推广,并没有为手机用户提供该系统的下载通道。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不走刷机市场,又是阿里云的一个不聪明决策。但王坚依然将这些异见挡了回去,“用户主动刷机的比例很少,刷机与用户无关,那只是经销商所依赖的商业模式,往系统里面加他们要推的应用”。

此外,王坚认为,用户通过刷机装载阿里云OS,可能会因为中间出现的种种操作问题,影响阿里云OS的用户口碑。

在应用生态上,王坚也对在手机出厂前就往阿里云手机中大量植入淘宝系应用持保留观点。他反复强调,搭载阿里云OS的手机是一个全新的平台,而不是淘宝的手机,阿里云OS要获取的用户,也绝不仅仅是淘宝用户,而是全平台用户。

“有淘宝用户资源,却弃而不用”,王坚表示,他不希望初期在阿里云手机上遗留下太多的淘宝基因,他认为这样反而不利于后期阿里云手机的生态建设。

王坚甚至还曾与腾讯移动互联网事业群负责人刘成敏交流,想让QQ Service(整合了手机QQ、QQ浏览器、手机QQ空间、手机微博等各种腾讯业务的移动服务)接入阿里云OS平台,以便带来更大的市场协调,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得以实现。

王坚表示,很多平台方出了很多应用,只要觉得用户需要,就拼命往里面推,但实际上用户是觉得你给他推荐的APP越少越好,因为用户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不过,阿里云手机仍然在安全、支付方面结合自身优势,进行深度定制。这被王坚认为是未来智能手机最重要的两个核心方向。

谈到手机端的营收,王坚认为,“互联网模式分两种,一种是广告模式,另一种是电子商务模式(电子商务模式并不是狭义的指代阿里巴巴模式)。谷歌是前者,阿里巴巴在探索第二种。”

目前,阿里云一共有1000余人,其中阿里云OS约300人。王坚表示,阿里云OS目前还未营收,但借助阿里云服务的营收情况,未来12-24个月内,整个阿里云将实现盈利。

京香julia ed2k

成语大全及解释

人体艺术写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