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再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再生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彩铃版权大战暴露产业链软肋

发布时间:2021-01-21 06:04:09 阅读: 来源:pp再生料厂家

埋在彩铃业务底下的“炸弹”终于引爆了。北京最大的彩铃音乐版权代理公司北京龙乐文化艺术有限公司2005年年底将著名的SP公司空中网(NASDAQ :KONG)告上法庭,索赔高达80万元,开始了重量级CP(内容提供商)与SP(无线增值服务提供商)的正面碰撞。业内人士认为,版权纠纷愈演愈烈,其中暴露的问题如果没有得到重视,这可能会引起整个产业链的断裂。

龙乐状告空中网

1月13日,龙乐公司总经理、著名音乐制作人李凡向本报记者证实,龙乐公司告空中网的案子已在北京二中院正式立案。

李凡向记者介绍,空中网是龙乐公司彩铃业务第一个合作者,曾经有过美好的“蜜月”:在2003年底与空中网开始彩铃业务合作,龙乐公司一方负责提供音乐人的彩铃音乐版权,空中网提供彩铃接入资格。

龙乐公司是国内第一家为音乐版权人提供全方位版权代理服务的公司,也是成功进入国内无线增值业务并卓有成效的第一家唱片公司;其主要业务是为无线增值领域提供合法的音乐及语音作品版权。他们是目前国内签约歌手及著作权人最多、拥有音乐作品版权最多的代理公司。与龙乐文化签约的唱片公司数量已经达近百家,签约代理的歌手达300余人,总代理歌曲数量已达4000首以上。

空中网系中国移动、联通、网通、电信合作伙伴,其彩信、手机游戏及手机上网服务业务在国内处于领先位置。由空中网整合打造的“互动娱乐”、“手机媒体”、“社区交友”三大品牌线积累了大量的忠实用户,并正在为更多的用户接受与使用。2004年7月9日,空中网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NASDAQ :KONG)。

2003年,国内彩铃服务刚开始出现时,龙乐公司与空中网就开始合作,双方都对彩铃业务上的合作前景报以极大的期望与信心。

但李凡称,从2005年初至今,空中网在双方合作协议有效期内,无故停止了与北京龙乐的结算业务。经北京龙乐多次催要,空中网至今仍有数十万元的分成款项未予支付。龙乐公司要求空中网按照协议向北京龙乐提供双方合作期间真实准确的业务报表并结清分成款项。

“在协商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一直得不到答复的情况下,我们无奈将他们告上法庭,并按照我们原来合同中的规定,提出了双倍赔偿的要求,赔偿金大约在80万左右。”李凡说。

版权大战全面爆发

空中网公关发言人王小湖告诉本报记者,到目前为止,空中网方面尚未收到法院正式的法律文书,如果涉及到版权的问题,他们将依法保护自己和版权人的利益,其他的情况暂时不愿评论。但据此前媒体报道,空中网曾表示由于“地方的一些网络运营商还没有和空中网结算,所以我们也没法和龙乐结算”。

“这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借口。”李凡说,据他所知,网络运营商早就跟空中网进行了结算,“龙乐合作的那么多SP都没有问题,运营商只没给空中网结账,可能吗?”而且,即使运营商没有结算,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过了一定的时限,空中网也应该结算。

其实在2005年,彩铃版权大战全面爆发:“水木年华”状告SP龙腾阳光,音乐人侯强以原创歌曲《回心转意》被擅自制成彩铃为由同样将龙腾阳光告上法庭;太格印象因《老鼠爱大米》告了广东飞乐,鸟人公司将空中网与万迅通先后告上法庭;源泉公司起诉九天音乐网等4家网站侵权……

2005年11月,水木年华发起成立“音乐人维权联盟”,目的在于保护音乐人创作权益,维护作品著作权,防止非法彩铃、非法下载。

“虽然运营商都规定,对于没有正规授权书的铃音是不允许上传的,但我们不能寄希望于运营商,而是要加强监控,所以大规模发起诉讼是一个方法。”业内人士说。

产业链断裂危机

继短信之后,彩铃业务在2003年适时出现,创下了新“神话”:2004年国内彩铃业务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亿元,2005年突破20亿元,业内人预计很快会达到100亿元。但在短时期内加倍扩张的同时,制度及规范却滞后,版权纠纷愈演愈烈,彩铃产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存在着重重危机。

专家认为,运营商提供服务平台,SP、CP、唱片公司等版权人提供内容,构成了一个产业链。版权诉讼大潮暴露了运营商管制加强、运营商与CP和SP争利等一系列问题,如果解决不好,势必中断产业的飞速发展。

由于全国只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4家运营商提供类似的彩铃服务平台,尤其是中国移动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作为“卖场”提供者,运营商的寡头垄断地位对市场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处于产业链的上游。

“SP是这个产业链的中间桥梁,是他们把CP和移动运营商之间连接了起来”。所有获得接入资格的SP,只是将内容提供到各地运营商统一的一个平台之上,供用户自由选择,下载使用。CP由于只是将内容提供给SP,不直接掌握市场,因此在彩铃行业的产业链中目前属于一个较为被动,处于下游的位置。

在彩铃的产业链中,通常将唱片公司也划分到了CP的行列。表面看来,唱片公司掌握了彩铃内容的核心部分——音乐版权,跟彩铃CP所处的位置是完全不同的,但实际上,国内唱片公司和普通的词曲作者却和CP没有大的区别。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国内唱片公司的规模大小不一,有些词曲作者和歌手对彩铃市场和SP缺乏足够的了解,部分中小唱片公司惧于与SP和移动运营商沟通的高昂成本而不愿与其接触并放弃这一收益,这使得一些SP漠视版权人的利益。

据了解,2004年国内彩铃业务市场规模超过10亿元,计世资讯的调查表明,我国彩铃用户数在2005年底将超过6000万,其市场规模突破20亿。业内人士推测,彩铃的实际产值很快就会接近100亿。

按照通行的规则,除个别地区外,运营商针对彩铃的注册用户,普遍采取包月费加一次性下载信息费的收费模式。包月费根据各地不同的情况,定价为5-10元之间,下载信息费定价最高限额为5元。包月费完全由运营商独享,不与SP进行分配,下载信息费,与SP采用15:85的分配原则进行分配,SP根据彩铃平台中的统计数字分得85%的彩铃下载信息费。

“即使按20亿的规模来计算,其中三分之一是彩铃下载费用,2005年SP分成超过5亿元,版权人应该占到其中一半,但据我所知,版权人所得远远少于1亿。”李凡说,“如果这种情况继续蔓延开来,刚刚起步的彩铃业务也会像唱片行业一样走向恶性循环。”其实在中国市场已有前车之鉴,正版的数字音乐单曲下载市场至今一直未能发展起来,主要的原因是盗版MP3的横行。

“实际上,有的SP啥都没干,只是因为他们有接入的牌照,就等着分钱。”一些CP对此一直颇为不满。在国外,本来应该是运营商直接与CP或是唱片公司等版权人发生关系。因为增加了一个SP的环节,自然也就影响到CP或是唱片公司的利益。此外,唱片公司等版权人对彩铃业务中收入最大的一块蛋糕——包月服务费被运营商独吞也一直是耿耿于怀。

“娱乐媒体涉及到运营商、内容提供商、服务商,如果最后消费者付给100元钱,谁在这当中拿多少,这是非常重要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分析道:“中国的企业很难做大,大家不会合作,都想占得更多,争论不休,闹不好最后大家都没钱赚。在此,我要不断提醒,理智学会价值的分享很重要。”

太极熊猫手游

王者一刀官方版下载

梦幻挂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