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再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再生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百改装摩托深夜集结飙车上百改装摩托深夜集结飙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9-13 19:38:58 阅读: 来源:pp再生料厂家

23日深夜至24日凌晨,南方都市报记者在中山一桥下花圃边,亲眼看见上百摩托聚集在此,在不到400米的“跑道”上,同时有二十余辆车狂飙。在各种炫目的技巧下,在围观女孩的尖叫声中,在摩托车发出的巨大轰鸣里,这一群车手们正挥洒生死激情,让路人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记者目击

上百改装摩托深夜集结

深夜11点30分,中山一桥下海边街上、桥底下花圃周边、大桥老安山一侧,同时聚集着大量摩托车,这些摩托以男式雅马哈为主,也有其他一些牌子,不过从外形上看,几乎都经过改装。一群20岁上下的年轻人簇拥在这些摩托车周边。他们多是三五一群,从周边镇区集结而来。

而与此同时,好几辆摩托车已经进入赛场。

围绕着花圃四周的道路,就是他们的“赛道”:从海边街驶入,一个接近九十度的大转弯,在延伸10几米后,顺着花圃中比较狭窄的沥青路,出大桥,又重新驶入海边街。南都记者实地测量,整个长度大约300米。

根据附近居民何先生的说法,这座大桥三四年前改造了一次,“大桥改造以后,这些摩托就来了,前两年还好一些,只是周末晚上才来,今年春节过后,人一下子多了,每天晚上都来,至少有好几十辆”。而几位车手告诉记者,这里是“天然的赛车场”:附近是公园,路面多弯道,既容易聚集,交警来了又好疏散。

惊险一刻

不到一小时两摩托翻倒

一开始,在“赛道”上奔跑的摩托车只有三四辆,但热度渐渐攀升,越来越多的摩托车加入进来。晚上11时37分许,南都记者统计发现,一共有21辆摩托车加入了“战斗”,其中,有好几辆车后面都坐着女孩。

摩托车你追我赶,特别是在弯道上,车手突然蹲下,摩托车几乎与地面成30度角,有时可见车身摩擦地面时的火花。车手们还会控制排气管,发出“啪啪啪”的巨响,车手的样子都显得很酷。在这些摩托极速狂飙的同时,一些小轿车、三轮车也经过这里,整个路面险象环生。

“在这里跑的,一般也不会太快,大概在六七十码。”一位自称来自坦洲的少年车手满不在乎地说。

晚上11时40分许,一辆黑色的雅马哈在前后多辆摩托的夹击中,突然飞出地面,摩托车凌空翻了一个跟斗,车上穿黑色夹克的男孩重重摔在地上。半分钟不到,受伤男孩自己爬了起来,除了牛仔裤两个膝盖处都擦破了一个大洞外,竟安然无恙。次日凌晨0时28分许,又一辆车几乎在同一个弯道处摔倒,这一次车手是被两个同伴搀扶起来的,大概几分钟后车手驾车离开了赛场。弯道边的石头护栏上,有几处明显的擦痕。

执法现场

车手和交警玩“躲猫猫”

23日晚11时50分许,一辆警车远远地亮着警示灯驶过来,那些停在路边的摩托,突然发动起来,向旁边的公园以及马路散开。路边的几百号人也突然如潮水般退去。警车停在路边,这时还在飙车的摩托,突然围绕着警车急转弯,随后快速驶离。

附近酒店的保安说,这几天交警基本天天过来,但摩托车和他们玩起了“躲猫猫”,等交警一走,他们还会回来继续飙车。

果然,第一次交警只待了几分钟就走了,这些摩托车手们很快又聚集了起来。交警杀了一个回马枪,这一次干脆停在路边,摩托车手们一下子又无影无踪。“我们经常来执勤,(飙车)这种行为肯定是不允许的。”一位交警告诉南都记者。

24日凌晨0时25分许,交警撤离,摩托车又逐渐开过来,一些车辆仍在围着花圃狂飙。一直到凌晨1时许南都记者离开,仍有大约20辆摩托车停在大桥下。

律师说法

违法改装企业可被吊销营业执照

广东莞信律师事务所朱满良律师认为,对于车主改装摩托这一问题,目前在《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中,对此并无明确规定,因此可以说是立法中的一个漏洞。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条,已注册登记的机动车如果要改变该车车身颜色、更换发动机等,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向登记该机动车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申请变更登记。

不过对于未经批准擅自从事摩托车改装的企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可按照无证经营的规定,坚决予以取缔,对虽经批准但不按国家规定或者超范围对车辆擅自进行改装的企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可以依法进行处罚直至吊销营业执照。

各方

车手:飙车活动自发组织 大部分摩托改装过

“我们一起过来飙车的有二三十人,大部分是玩车的,也有一些女孩子,但她们主要是看热闹,很少自己飙。这些车三分之二以上改装过。”

来自小榄的阿铭有三年的飙车经验,他告诉南都记者,当天晚上,他们一起过来飙车的有二三十人,“大部分是玩车的,也有一些女孩子,但她们主要是看热闹,很少自己飙。”

现场车手们表示,这里的飙车活动,都是自发组织自愿参与的,并无团队负责组织。而当晚的车手们,除了中山城区,还有来自周边镇区如坦洲、小榄、东升、横栏等地的。这些分散在各镇区的车手,一般都由一个车友会组织。如小榄车友会,现在成员近百人,成员主要是20多岁的本地年轻人,一般在公司上班,也有一些待业在家的。

“这些车三分之二以上改装过。”阿铭说,改装的器件不一,从排气管、化油器到发动机,以及外观颜色、装饰、车灯等,都可以改装。以他自己的铃木车为例,改了缸头(发动机的组成部件之一)和化油器,花了1700元。

市民:摩托声盖过电视声 严重威胁交通安全

“每天晚上,他们吵得不行,就像飞机起飞一样,把家里电视的声音都盖下去了。我们有时候吵得受不了,就报警,但每次警察来了也没用,等警察一走这些摩托又出来了。”

中山一桥石岐一侧,分布着两个较大的居民区,靠近海边街一侧是李家基,对面是老安山,两边基本都是民房。两边民房与一桥的距离,都在200米左右。据市民何先生介绍,李家基大约有三百户住户,而老安山那边更多,深受这些摩托侵扰的,至少有一千住户。

“每天晚上,他们吵得不行,就像飞机起飞一样,把家里电视的声音都盖下去了。”何先生说,特别是一些老人睡不好觉,叫苦不迭。“我们有时候吵得受不了,就报警,但每次警察来了也没用,等警察一走这些摩托又出来了。”

家住老安山的一位李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她担心的是这些飙车族带来的安全隐患,“我有时候开车经过,他们突然开到我面前,又突然变换方向,玩各种花样”。附近市民担心,照这样发展下去,势必会事故频出,严重威胁到附近交通安全。

交警:此前曾有多次执法 已给予打击和遏制

“判定是否属非法赛车,一看是否经过改装,二看是否成群结队地在路面飙车。只要符合这两点,我们就会给予打击。”

对此,交警部门回应南都记者称,目前法律对“非法赛车”并无明确定义,而交警部门判定是否属非法赛车,一看是否经过改装,这一点最为关键,二看是否成群结队地在路面飙车。只要符合这两点,交警部门就会给予打击。

交警部门相关工作人员称,赛车须在合法场地内,而类似中山一桥桥底的这个区域,都是公共道路,在这里飙车,对市民的生命财产将造成威胁,“目前市民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我们也采取了多次执法,对这种现象给予了打击和遏制。”

每天晚上,他们吵得不行,就像飞机起飞一样,把家里电视的声音都盖下去了。我们有时候被吵得受不了,就报警,但每次警察来了也没用,等他们一走,这些摩托又出来了。

——附近居民

这里是“天然的赛车场”,附近是公园,路面多弯道,既容易聚集,同时交警来了又好疏散。

——飙车族

老房改造主管道漏水

防水漏水点探测

卫生间砖缝漏水是什么原因

洗手间漏水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