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再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再生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个男人给我的爱-【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16:25 阅读: 来源:pp再生料厂家

我爱你,和家境无关

在我和吴友良谈恋爱整一周年的时候,他的父母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坐了很久的火车,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吴友良把我和他父母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定在了西餐厅,他说正好让父母吃点这辈子从来没吃过的东西。

吴友良这么说的时候,更让我肯定了我爱的人没有错,他能体谅父母的苦,而且没有丝毫一点嫌弃寒酸父母的意思,这片孝心让我感动,想来日后他对我的父母也不会差。

欢天喜地赶到餐厅时,我还是呆住了。虽然吴友良跟我讲过他小时候的生活有多贫苦,也说过他的父母是多么朴实的农民,可见了面后还是让我感到有些吃惊。

他们一家坐在餐厅一角,与这个城市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吴友良的父母穿着颜色深重的粗布衣服和手工布鞋,由于长时间的田间劳作,他们的脸被太阳晒成古铜色,脊背是弯的,腿是弯的,手指也是弯的。

见我走近,两位老人站了起来,对我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家乡话。吴友良对我说,他们一辈子都没出过远门,所以不会讲普通话。于是整个就餐时间,吴友良和我讲几句普通话,和父母讲几句家乡话,再偶尔向我翻译一下他父母讲的话。他们说的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只好坐在一边不时地傻笑几下。

吴友良的妈妈见到我很开心,不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从裤子里面的口袋掏出一个方方的手绢,一层层拆开,装的是崭新的一千元人民幣,她笑着把钱放进我的手里,说是给我的见面礼。我知道这是他们老两口的辛苦钱,可又不好拒绝,所以也就收下了。

看到吴友良的父母,我的心里有很多感慨,如果不是吴友良在贫寒的家境中仍然刻苦求学,他断然走不出那个小村子,也将和他的父母一样是个农民,那么我们一定不会相爱。我终于理解了吴友良骨子里的那种使劲向上爬的进取心,先天不足的他,一直试图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这样的吴友良,让人心疼,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疼爱他呢?

爱到极致就是见家长

既然我都见了他的父母了,我问吴友良:“你什么时候去我家见见我爸妈呢?”

吴友良犹豫又犹豫地说:“我胆小,害怕见老师。”

这话说得真有意思,我问吴友良:“你本身也是一个老师,还怕见老师?”

吴友良就摊开双手,拿起手指比划说:“我只是个中学老师,可你爸是大学的,还是个教授,怎么说我都怕得很。”

这都哪跟哪呀,我觉得吴友良就是找借口。见我猜中了他的心思,吴友良又支支吾吾地说,他还没做好准备。

我能理解吴友良所说的没做好准备指的是什么,说到底,他还是自卑。因为,早前他就不无担忧地说过,在他还不够强大的时候,我的父母是不会放心把我交到他手上的。所以,他要等奋斗得足够好了,再跟我儿女情长,朝朝暮暮。

可是,我不在乎这些。再说,世事艰难,等他准备好,什么都晚了,我还期望着早点和他一起过上幸福小日子呢。见我实在坚持,吴友良答应找个时间跟我回家看看。

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吴友良刚踏进我的家门,就遭遇了我爸摆的冷脸。我爸不喜欢吴友良,没有原因,就是纯天然地不喜欢他。

吴友良在我家坐了没一会儿,就被压抑的气氛逼走了。他的心思一向敏感,在我送他的路上,他接连说了好几句,“贝贝,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有什么好委屈的,这是我自己选的男人,谁说不行都没用。听我这样说,吴友良一把抱住了我,他说:“贝贝,你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其实,我们两个人之间,他对我的好,远远多过了我对他的好,而且从一开始,不求回报对我好的也是他。吴友良一连说了三个“不”,他说我愿意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他,就是对他最大的好。他笃定地相信,这世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爱情,也没有比我更好的姑娘。

虽然父亲反对,但我绝不会就此放弃,越是不被看好,我们就越是要好好爱下去。

生物免疫治疗胃癌的医院揭开治疗胃癌的新技术

治疗皮肤病温州好的医院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是什么

包皮包茎手术去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