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再生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再生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个我们确实在赶场上海电影节-【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24:11 阅读: 来源:pp再生料厂家

那个,如题……

作为一个一半作者都在赶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略佛系公众号,才停更第二天就遇见微信公众号排大改版,也是害怕从此沉没在公众号界,所以出来露个脸

就,零碎地说下我们的上影节见闻吧

这次上影节破天荒给自媒体开绿灯办记者证,可是拖延癌如我们还是没有办到,所以就纯抢票看片了

上海这几天入梅了,雨有时候还蛮大的

大得,就像肥温登上山顶看她前男友破房子那天的雨那么大

大得,就像小舞老师心情不好的那天的雨那么大

大得,就像本对伊莲说和我睡的是你妈那天的雨那么大

其他,请自己组词造句

每年到上海,总要买一把伞回去,“我有好多好德伞”(指在好德便利店买的伞)

抢票的事不想多说,你以为《2001太空漫游》很红么?有人抢的工作日下午的票,临时降价都没人要。有朋友就说了,明年除了《小偷家族》这种逆天片,其他都别抢,到最后大都能搞到

比如美琪今年防范票贩子的方法,就是有票才能进大厅(美琪的取票机不在大厅),但这样子搞得更乱糟糟的,搞得很多带票进去等朋友的观众很被动

好吧,说到今年冒起来的第二个“天山”——美琪大戏院,就多说几句得罪人的话

今年天山都不怎么“逼停”观众手中的带色饮料了,却又冒出了更为严苛的美琪,不准带就是不准带,自己的矿泉水就是不准带,只能扫码拿它家定制的水

好吧,这个忍了

开场熄灯后,突然就有工作人员拿着荧光版,上面写不能开手机不能拍照之类的字句——如果说看电影开手机是影响他人看片的话,那么电影都开始了打这种满场跑的荧光牌,才是最大的影响源好吗

话说对观影感受原教旨主义者来说,美琪的银幕和放映效果真心一般,而且楼上前排大头挡住后排观众视线的严重程度,更甚大光明

今年反而喜欢略佛系的大光明了,服务态度没有那么好到如同给你爸妈搞保健品讲座卖货的笑如春风吹,却也没差到哪儿去,有一种你需要他时找得到,不需要他时他们也不会帮倒忙的妥帖(上海观众热爱日片走火入魔,没想到学到日式服务皮毛的竟是大光明)

谁都别拦着我们要花式吐槽天山电影院

“帮倒忙”是天山的一大特色,表面上看,他家的厉害小哥哥小姐姐近乎于娇嗔棒喝结合的威逼“叫停”方式,赢得了太多赞誉,但当我们在朋友圈敢于吐槽说自己就是不喜欢天山的时候,却有那么多人来点赞和感同身受留言,才让自己觉得不是错觉

或许是今年大家都怕天山了,就自己主动不带有色水了,但天山的其他引以为傲,但其实观影体验很不好的“手段”依旧在啊——

有人屏拍,小姐姐就过来说女士先生不要拍,影响别人(你这么大声也影响我了好吗)

有人晚到(甚至半小时以上,还看个啥啊),你就给他指一下方向,他难道没眼睛看地灯自己去找位置么?你还要热情地不厌其烦地带到座位上,如果座位上已经有雀先占了,还要帮鸠把雀赶出去,多么热情,多么周到,多么感人(你知道你影响了多少先来的观众那刚刚入港的看片的心情么?)

我们觉得放映的时候拿个红色的“探照”灯,去照那些屏拍、开手机、喝带色水的观众,是不妥的,甚至是一种人格上的侮辱

当然,那些看电影屏摄的观众,肯定是不道德的、必须谴责的,但,你以为用探照灯照他几下,跑过去说他几句,拿个荧光牌提醒他,他就不这样做了吗?

中国有句骂人狗吃SHI的话怎么说来着?

你改变不了他的!

但话还是说回来,恶人自有天谴,遇见这种人,最多心里默念一百八十遍祝你今天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就够了(要不你也骂他几句?这可不是海派风格)

上海还是中国大陆观影最文明的城市(抱歉了北京),上影节还是观众素质比一般看电影更高的活动,姑且都是这样,你想靠一两个影院高压做秀式的劝阻就能改变?

只能呵呵

联想到金马影展的时候,台北人够温柔了吧,影院里却遇见好几次,有人吃东西,或者刚把手机打开,就有旁边观众呵斥的状况(划重点,观众骂才是真的有效的骂,这是一种人群共性的自觉)

或者你就学更科学有序的HKIFF,只抢票不划位,先到先坐,后来的自己就去坐后面边角位置了,根本走不到前排去。香港文化中心大厅一进去就屏蔽信号,手机变砖头,开了也没用,安心看片吧

还有不得不吐的是,天山的那个大厅,根本就是个两层礼堂,撤掉银幕感觉马上就可以召开全区优秀民兵工作表彰大会,就不是个电影院的样子,这样银幕显得很小,远远望去,比你家新的近投影+蓝光效果好不到哪里去(香港文化中心大厅也是个两层礼堂,但人家银幕大)

有人说,那么不喜欢天山,你不选它就好了啊

但凭啥和电影过不去,是吧

感觉写完这篇,会上黑名单,明年还给办记者证么?

那么就说电影

6月20日,入围今年亚洲新人奖最佳编剧的陈玉慧的《XOXO卡夫卡》,在天山电影院进行了首次放映(有资料记录的公开售票世界首映)

导演陈玉慧出席了映后交流

【映画台湾】也神秘地提了一个问题,关于片名的

而在稍早,该片还进行了一场内部小型放映和茶会

可惜亚洲新人奖获奖名单已出,陈玉慧并未获奖

而本届亚新奖评委,出生在缅甸的台湾导演赵德胤的纪录片《十四颗苹果》,在本届上有多达五场的放映,可惜放映四场之后,赵德胤都未现身

可能是因为评委很忙吧

另外,6月20日晚在大光明放映了蔡明亮的名作《爱情万岁》的第一场,据各方线索,这个版本应该就是台湾”中影“2010年的修复版本,品质不错。该片将于6月23日在新衡山上映,影票早已售罄

台湾电影也亮相了2018年上海国际电影市场展,台湾业者组团50家机构、28名电影人,带来76部台片参展,共同推广台湾电影。期间还举行了一场推荐会,带来《买屋记》、《狂徒》和《切小金家的旅馆》三部新台片(如果订了【映画台湾】,就相当于掌握台湾全年新片动态了)

上影节还有两天时间,之后【映画台湾】更新将恢复正常

继续看片去了

图片:黄豆豆、一衣、落山风等

(END)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文艺连萌成员

本期编辑:落山风

试管染色体异常概率是多少

上海医院胚胎着床成功的症状

完全型白癜风久治不俞是为何看沈阳市治疗白癜风的医院介绍